一丢丢往事

首先,她是丢丢

丢丢本来是只纯家猫,住楼房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安心在出租屋里翻天覆地。

最近搬家搬到公司附近以后,独租了一个带院子的屋子,给丢丢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花、草、树,还有最重要的——同类。

在丢丢4年猫生里,他几乎没遇到过同类,而院子里经常有野猫路过,由于小区有喂猫的,这些野猫大多数营养不错,也不是太怕人。其中有一只,胆子特别大,就叫小灰好了,丢丢跟他有过节。

小灰胆子真的特别大,多数见人会逃跑的猫,跟人保持的安全距离会在3米左右,而且人向猫靠近时,猫会停止动作,盯紧人,做逃跑的准备。

但小灰不是,它的安全距离在1米5左右,在人靠近到这么近之前他不会停下动作,而是径直做自己的事。

所以小灰经常闯入丢丢的领地,我的院子,而且很“嚣张”。我翻过不少研究猫习性的论文,直到这俩肯定得结梁子,果然实质冲突很快就发生了。

大约是我搬过来第4个月,我在屋里敲让人头秃的代码,听见外面有猫嗷嗷叫,心想春天猫发春了就没上心。直到持续了3、4分钟以后开始觉得不对,这猫叫的音色咋那么像丢丢!

我唤了两声,丢丢没答应,我就箭步冲出门外,开门那一刹,丢丢窜进屋里,小灰跑了出去。这只贱猫学会了开门,出去和别的猫干了一架,所幸没受伤,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。之后的冲突基本被我隔离掉了,小灰再来院子里,丢丢就会在屋里隔着窗愤怒的嚎叫,我就人假猫威当着丢丢的面出门把小灰赶跑。每次丢丢出门,我也都跟着,“帮他挡事”。

直到前些日子突然想起这事,翻到了那天的监控视频,发现不太简单。当天丢丢开门出去溜了1个多小时,小灰才过来由于这家伙比较“嚣张”,丢丢直接躲到了墙根,小灰应该是比较好奇,就向丢丢走去。

小灰的表现没有任何攻击性肢体语言,从直觉和我学到的猫的知识里,都看不出小灰有任何攻击性的肢体动作,也没有防御性表现,但是丢丢在小灰的步步紧逼中显然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,缩一团,哈气,飞机耳……

在他俩接触到极限距离的时候,丢丢给了小灰两下,小灰后撤,丢丢窜到门口,这时我就开门了。真幸运,辛亏俺主子没吃亏哈哈。

毕竟家猫身强体壮,格斗技能再差,体质的积累上碾压野猫。

不过丢丢为啥表现得那么过激,小灰应该只是想跟他认识下,比如互相闻一闻,而且小灰作为一只野猫提醒明显偏瘦,丢丢挺直腰杆小灰就应该感受到强烈的提醒压力。但恍然间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,且不说子非猫,安知猫德想法……

猫与猫之间就是无法相互理解的啊

如何指望一个养尊处优的家猫,理解过社会生活的野猫,他可不会读论文……纵然如此,我还是准备了弹弓,水枪。不管小灰怎么想,我得让他断了往我院子里跑的念想。钱钟书先生的想法我能体会得到,只不过我比钱先生更极端点,管你怎么想呢,我不能让小灰惹我家主子烦,更要断了冲突的可能性。

说起来这里离清华不远,考虑到猫这个圈子特别乱,小灰没准跟钱老的猫有血缘关系,没准也是出身高贵,那又如何呢。

屁股决定脑袋,你不能动我家主子。

丢丢也许看到自己奴才比较尽职,最近也不天天蹲在窗户边上守院子了,过的明显舒心了。说起来小灰没真挨过揍,基本是被吓跑,到院子里的狗是真被打跑好几次,有只恐怕伤的不轻。

我对野狗不太留情,也是有原因。

初到北京那会儿,住在回龙观一个偏僻地方的平房里,房东在自家废弃果园里建的出租屋,20来平有个厕所,开门有个空地,大几十户在果园里,便宜有爽,才400多一个月。

那时候有个小小猫经常光顾我屋,媳妇经常喂它点火腿肠,还有我用各种玩具陪玩,经常去我屋呆半个多小时才走,萌的猛男落泪、阿伟乱葬。

但是没过几周,就见不到小小猫了,我问房东小小猫呢,房东说让野狗咬死了。

很快野狗就没剩下几只了,剩下几只也没精神过,甜蜜的复仇。那几只野狗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死因,不管是直接原因还是背后动机,根本不是其能理解的因素。

视野外的逻辑难以理解,自己的内心也难以理解。

个中缘由,难言对错。野狗本就是对社会的威胁,伤人事常有。但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碾压,或可称施虐。人类就是个矛盾体。